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血魔宗
血魔宗

少女躺在林中的一块空地中,双腿乱蹬,不停的挣扎着。此时她的身上正压着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在旁边还站着两个身着浅红色服饰的男人看着红衣男子不停的撕扯着少女的衣服。
其中一个浅红色衣服的男人看着少女不断的挣扎,一抹抹雪白开始暴露在外,不由的咽了口唾沫道「大,大师兄,这小妞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这次总算抓住她了,师兄你享用完,嘿嘿,也给师弟们一个报仇的机会吧」「你小子,知道你忍不住了,等我拔得头筹,肯定会分师弟们一杯羹,现在你们可以拿这小妞的其他部位泄泄火啊」这正趴在少女身上不断撕扯的红衣男子淫笑一声道。
「那,师弟们就不客气了」
「别,别过来,你们这些魔道败类,等我师门来人,定要你们不得好死」听到男人们的对话,少女叫喊着用着毫无威胁力的话语使她显得更加的无助,少女挣扎的更加厉害了,不过少女一身修为被制,挣扎只会让男人兽性大发。
「别说这些废话了,等你师门的人到来,我们早就享用完你,把你带回血魔宗给我的师弟们爽了」此时少女白嫩的胸脯开始暴露出来,两个颤巍巍的白兔在空气中随着身体的挣扎不断的抖动,雪峰上的红嫩勾引挑逗着男人的神经,红衣男子伸出手一把抓住其中一个大力揉捏着。
「啊」少女发出一声痛唿,还从未有人触碰过得双乳却被人这样大力玩弄,惹得少女阵阵惨叫。
此时旁边浅色衣饰的两个男人已经脱去自身衣物一人一边抓住了少女的双手,将少女的双手放到了自己挺立而起的阳具上。
「呀,你们,好恶心」少女看到自己的手触碰到男人丑陋的阳具,不由得大声惊唿,强烈的男性体味刺激着少女纯洁的鼻子。
少女双手突然用力,想用力抓断男人的阳具,却忘记自己已是毫无修为,力气也就和凡人女子一般,又如何抓的坏筑基期修士的肉体。
只惹的男人更加刺激的快感,此时左右两个男人又一人一个含住了雪白双峰的顶端,不停的用舌头挑逗那两颗粉嫩的小草莓。
而他们的大师兄早已将少女的亵裤褪下,将头埋在少女身下,正品尝着少女禁地的滋味。
「啊,好难受,师兄师姐,快来救救我吧」随着三人的肆意玩弄,少女开始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娇柔又可爱的声音,可这越发刺激了化为禽兽的血魔宗三人。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少女开始随着本能发出一声声娇喘。
「什,什么东西」少女突然感觉到身下蜜穴中突然多了什么东西。
「让我来看看,若水宫的仙子们的淫穴是怎么样的,是不是和那些凡人女子一般啊」原来这血魔宗大师兄突然将手指挤进少女纯白无毛的嫩穴中去。
「哈哈哈,不愧是仙子,看样子比凡人女子的淫穴紧好多」「不,不要在用力挤啊,好疼,唔,你快杀了我吧」「杀了你?我才不舍得呢,等老子玩完你,还有老子的师弟们等着玩你呢」血魔宗大师兄突然一用力将手指狠狠往里一推,顶在了少女纯洁的象征上。「这可是作为你杀我们师弟惩罚」「啊,不要在往里了,对不起,对不起,啊」少女柔嫩的处女穴何时遭受过如此粗暴的对待,巨大的疼痛顿时让少女晕了过去。
「哼,这么就晕了,算了,你们两个将这小妞扶起来我要给她开苞了」两个师弟露出早已被舔弄的硬起的乳头,一人一边将少女雪白修长的双腿抬起,将少女禁地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三人的眼中。
看着少女已经完全湿润的嫩穴,大师兄摸了一手的淫水「真是美妙又淫荡的白虎淫穴啊,马上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快感」大师兄将早已硬的发疼的巨大阳根抵在了少女毫不设防的嫩穴上,只要一用力,少女就会蜕变成一个正真的女人。
少女嘤的一声醒转过来,看到自己此时羞人的样子,和面前狰狞丑陋的巨大阳根,立刻挣扎了起来。
「不要啊,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只有十六岁的她何时被这样对待过,顿时奔溃了,只剩下大声哭喊,求饶「我错了,放过我,呜呜呜」「没用,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她跑了,乖乖认命吧」大师兄扶着阳根在少女的嫩穴上滑动,毕竟少女穴太紧了,为了一插到底,先让少女的淫水抹在阳根上。
感受到小穴上的火热,少女仿佛认命了,不在喊叫,只是在不停的哭泣「谁能来救救我啊,好可怕,快来救救我,我快要死了」「好了,我要上了,哈哈」大师兄将阳具稳稳的对准了少女的嫩穴。
突然,天空传来一阵阵雷鸣轰动声,大师兄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一片雷海!紫色的雷霆在空中闪耀着。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悸的感觉。
万里之外,正道第一宗,太一宗后山一个小屋中,一个老者走了出来,看见天上的紫色雷霆大惊失色,被天空中无上威亚压的匍匐在地。「这是何人渡劫,竟有如此之多的雷霆降临!」仙界,天庭,仙帝和在场仙官们同样匍匐的看着仙界和凡界两界天空中的紫霄神雷海「这,这是紫霄神雷!只有大罗金仙在渡劫时才会出来的紫霄神雷!就算是大罗金仙渡劫最多同时也才九道九霄神雷,现在这是有多少道九霄神雷才能化为一片雷海啊?」天帝所不知道的是,不只是仙凡两界,连魔界,妖界也同样如此!
一时间万界介紫!
凡间,趴在地上的血魔宗三人突然看到天空的雷海中出现一个人影,人影快速变大,三人还未反应过来,那个人影就以已重重的砸落在地。三人盯睛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赤身裸体的青年男人。
裸体男人费力爬起,抬头凝望天空,手一挥,漫天雷海顿时消失不见了。
这时从天而降的男人看到同样三个裸体男人正围着一个裸体少女,眉头一皱,发出一声冷哼,「该杀」手一挥,血魔宗三人还未从眼前的这一幕反应过来便立刻爆成一团血雾,消失在空气之中。
男人此时好像也用尽了力气,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只剩下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的少女。
此时的天空也已恢复成原样,好像那漫天的雷海从未出现过一般。
少女感觉到自己慢慢的恢复了修为,从地上掉落的原本属于她的储物戒中取出了衣物穿上。看见刚刚救了她的男人同样赤身裸体,精致的小脸一红,又取出件自己的衣物,包裹在男人身上。
做完这一切,少女手中一捏法决,一把飞剑窜出,抱起男人踩在飞剑上,像若水宗飞去。
(未完待续)
第二章先天之气
若水宗,丽水峰一处小阁中,释零慢慢睁开双眼。
「这里是?」释零坐起身打量着四周。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这时门被推开了,白皙透红的一双小手出现在眼前。随后走进来一位少女十八九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丽,高挑的身上穿着翠绿色的连衣长裙,浅浅地露着如雪似酥的胸脯,裙摆只遮住膝,腰间同色腰带将腰儿束得纤纤一握,更衬得胸脯丰挺,好一个仙家女子!
「你醒了?」少女看见坐起身的释零道「这身衣服还合适吗」这时释零发现自己不再是印象中的赤身裸体,而是穿着一件淡青色圆领袍。
「是你为本座换上的吗?」释零皱了皱眉淡淡道。
少女俏脸一红,也没注意到释零的自称「嗯,我看你,那个,没穿衣服,就……」换衣服这种事也只能她自己亲自动手,总不好让别人看到自己抱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回宗门。就连回来时她也还是从后山小路上来的。
少女从小在宗门内长大,一向冰清玉洁,在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之前,还从未触碰过男人的身子。现在却能主动帮释零穿衣,也真是难为她了。这几日自己的床都让给了释零,自己都是在师姐地方暂住的,都快引起师姐的怀疑了,好在释零终于醒了。
释零看着少女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
少女看着以前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脸上飞起一片红晕,煞是可爱,终于忍不住羞意,开口道「我叫李馨竹,你,你叫什么?」释零看着少女,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太长时间了,本座都快忘记自己的名字了。」「记着,本座,释零」释零话音刚落,天地万界之间,仿佛冥冥中多了些什么。
「释零」李馨竹轻声自语。
想着几日前释零从天而降,却毫发无损,挥手间又轻易杀死了三个筑基期修士,在结合释零自称本座,李馨竹立刻想到,释零定是个不比师门前辈弱的修道大能。
想到这李馨竹带着几分尊敬的语气娇声道「释零前辈,晚辈乃若水宗弟子,前辈您现在就在处在我们若水宗丽水峰中,前辈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晚辈。」「小妮子,你救了本座,本座可以送你一场造化」释零开口道。
李馨竹想起前几日的事情,小脸一皱,心有余悸,想到是面前的男人救了自己,心一定道「多谢前辈,不过不用了,还是前辈你先救我的,我怎好在图回报」「也罢,不过本座还需要在此住些时……」释零的话未说完便被李馨竹打断了。
「前辈救了晚辈,在此想住多久都可以」李馨竹急忙道。
「那好,本座也不白住,你将身子靠过来」释零沉思片刻对着李馨竹道。
靠过去干什么?难道前辈想?李馨竹闻声顿时一阵心慌,不知是害怕还是害羞,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不过,李馨竹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了释零的面前,顿时一股独特的气息冲进少女的鼻子,这股气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像是大自然中花草树木的自然气息,又像是天地灵果的诱人气味。少女被这股气息冲击的有点情不自禁,小眼睛微眯,小巧可爱的琼鼻耸了耸,精致的小脸又往前靠了靠。
释零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顿时闻到一股少女独有的淡淡的体香,心中也有一丝触动。
「好了」释零忍住心中的触动,道。
声音一下子惊醒了还沉醉在释零天道之体的气息中的少女。
「呀!」少女真开眼睛,突然看到眼前不足十公分的男人的脸庞,发出一声可爱的惊唿。随即小脸顿时发红的快滴出水来了。一动不敢动的站在那。
这时释零突然伸出手,摸在了少女红的发烫的小脸上。看着这张精致可爱的小脸,感受到李馨竹小脸上的温度,释零的手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了一下。
而少女则更加不堪了,心中更是犹如有小鹿乱撞般,如,如果他想要我,我,我该不该反抗呢?可我和前辈才认识多久啊?太,太快了吧。李馨竹心中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而释零却已经开始通过双手将自己的先天之气灌输进少女的体内。
正当李馨竹不知在想着什么的时候,释零的双手开始下滑。抚过白皙的脖颈,停留在了少女高耸的酥胸上。
惹得少女又是一声惊唿,这,这,少女将头深深低下,发觉这双手仅仅只是覆盖在自己胸脯上面,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李馨竹这口气又提上去了。原来这手竟然从裙领中伸了进去!柔嫩挺拔的双乳上一阵清凉,温润。这是前辈的手,前辈的手好细腻。该死,我在想什么呢?怎,怎么办?我该不该阻止前辈?为什么感觉好舒服,释零前辈的手在往我的身体里输送这什么,像是法力,又好像不是?不过真的好舒服,脸庞,到现在的胸,胸脯。啊,我快要沉醉在里面了。
随着释零先天之气的输送,李馨竹开始发出一阵阵可爱的娇喘。
少女听到自己发出的羞人的声音,更是羞愧难当,一双小手不知道该摆在何处,身体更是一阵发软,终于坚持不住,软倒在释零的怀里,双手不由自主的环抱主释零,眼角划过一道泪珠,又将头深深的埋在男人的怀里,发出一阵阵似呜咽,又似娇喘的声音。
这时释零的手,又开始往下移动,在少女温软的腹部停留片刻,然后继续移动到少女挺翘的臀部,随着释零双手的移动,少女的身子更是微微的颤动着,强烈的感觉刺激着少女的心灵。一双小手将释零抱的更紧了。
最后,这双手划过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最终在少女小巧可爱,珠圆玉润的纤纤玉足上。
释零的手细细抚摸着柔嫩无骨般的小脚,每一根晶莹剔透的玉趾都抚摸了一遍。
少女的小脚最是少女敏感的几个部位之一,哪能这样让人细细把玩,玉足上传来的强烈触感让少女更是羞意难当,下身蜜谷早已湿透,终是忍不住惊唿一声,蜜水喷涌而出,打湿了释零的长袍。少女也同时难忍羞愧,竟是晕了过去!
释零终于将少女从头到脚用先天之气重塑了一遍,现在的李馨竹已是这世上亿万中难处一个的先天道体!受天道庇佑,不论修炼何种功法介是一日千里,少女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受了天大的造化。
将少女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释零就在床边原地盘膝坐下。感受到自己的一颗心脏同样是扑通扑通跳的飞快,释零洒然一笑「想不到如今本座竟会对女子动心了,被该死的天道束缚久了,连人情感都快没了,此事也算是好事了,不过其他的,随缘吧」说罢,释零闭目,仿佛沉睡过去一般。
第3章开战
「嘤」
李馨竹一声轻吟,苏醒过来,我这是?
「呀」
突然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少女的小脸又红了起来。我难道已经……咦?
感觉到下身并没有什么不妥,少女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有股淡淡的失落感,对了,释零前辈呢?大量了一下四周,发现释零并不在屋内。难道他已经走了?心中的失落感更加强烈了。
少女站起身,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许多,浑身上下都透着舒爽,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身体绝对要比以前强多了。这是前辈帮我的吗?只是,这方法……一回想到刚才的画面,李馨竹的俏脸就忍不住发烫。哎呀,不想了。
李馨竹漫步到镜子前,准备打理下自己,当看到镜中的自己时瞬间呆住了,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这,这是我吗?」
如果说之前少女的容貌算的上是仙家女子中的佼佼者,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天女之姿!
李馨竹不知道,在先天之气灌输全身时,同时将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精致了。
这时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一声娇喊。
「师妹师妹,师门传来消息,全宗弟子都去主峰集合啦」「啊,来了来了」李馨竹快速打理一番走出屋门,门口正站着的是她的同门师姐宁珊珊。
「哇,师妹,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漂亮了?」
宁珊珊一看到李馨竹走出来惊讶道。
「师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啊?」
李馨竹避开话题问到。
「先走吧,路上说」
宁珊珊啦着李馨竹,唤出飞剑,向着主峰快速飞去。
「听说是有关血魔宗的」
宁珊珊道「这该死的血魔宗,常年来是我们若水宗的死对头,这次估计又是血魔宗惹出了什么大事」「血魔宗……」李馨竹又想起前几日发生的事,眼中划过道心悸之色,小脸顿时低了下去。
「哎?平时你不都是说到血魔宗就很激动吗?嚷嚷着要杀光他们呢,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看着自己疼爱的小师妹低头不语,宁珊珊关心道。
「师姐,没什么」
李馨竹低头低声道。
「算了,师妹你不想说,师姐也不强迫你,不过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师姐,师姐来帮你」宁珊珊眼中划过一丝恋爱之色揉了揉少女的头道。
「嗯,谢谢师姐」
来到主峰,飞剑慢慢下降。
此时的主峰上,早已是人山人海,若水宗上万弟子都已聚集在此。嘈杂的讨论声充斥着整个主峰。
「到底出了什么事,都已经20年没有全宗聚集了,这是怎么了?」「不知道啊,应该是关于血魔宗的吧。」「这血魔宗向来与我宗不合,常年来厮杀不断,难道是要正式向血魔宗开战了?」「谁知道呢?不过也好,早就想灭了血魔宗了,宗内有不少女弟子被血魔宗捉住,奸淫玩弄,成为血魔宗弟子的炉鼎,老子的喜欢的一个小师妹前不久,就没了消息,八成是被血魔宗捉去了,如果开战,老子一定要去救出小师妹。」「哎,就算就救回来,也来不及了,被血魔宗捉去的女子,都没一个好下场,要么受血魔宗弟子轮番淫辱到神志不清,要么就被奸淫致死。」「血魔宗这群畜生,早晚要灭光他们」此时李馨竹和宁珊珊找了个地方慢慢落下,片刻之后听到上方若水宗宗主碧青上人的声音。
「好了,安静」
碧青上人望着台上的众人,淡淡道。碧青上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台上的顿时没了「看样子,人都到齐了。」一个长老用灵识扫过众人然后对着碧青上人一躬道。
「宗主,除杂役弟子外,全宗一万两千八百六十三人,到了……额……」「哼」碧青上人一声冷哼大怒道「只到了一万一千余人,剩下的基本上都在血魔宗呢!」「虽说我们与血魔宗是死敌,常年来两宗之间摩擦不断,但是现在,血魔宗竟然掳走我宗千余弟子,而且介是女性弟子!战死的弟子还好,但那些被血魔宗掳走的女弟子的下场可想而知。」碧青上人看着台上弟子愤恨道。
听着碧青上人说的话,李馨竹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前些日子被释零前辈所救下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若水宗与血魔宗同属大秦王朝下属门派,两宗宗主享大秦王朝男爵爵位。虽说以前因为正魔不两立,之间经常开战。但自从入了大秦王朝,便也停战了,因为两宗实力上不相上下,硬要开战只会两败俱伤,而归入大秦王朝的门派何其之多,两败俱伤只会让别人渔翁得利,因此两宗之间只是偶尔有所摩擦,但也不会撕破脸皮开战。
「什么?不知不觉我宗竟然被掳走上千弟子了!」「绝不能忍下去了,这必须要让血魔宗给我们一个交代啊。」「我说,外出历练的师姐妹们,一个个都杳无音讯了,原来都是血魔宗搞的鬼!」「我那些可爱的师妹们啊,都被血魔宗糟蹋了,不行,必须要让血魔宗付出代价」「对,一定要让血魔宗付出代价,我宗都被他们踩到头上了,不能就这么算了!」碧青上人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厉声道「好,众弟子听着,明日正式向血魔宗开战,筑基以上弟子都随着本宗主和长老杀向血魔宗!」「师妹,师妹」只见宁珊珊拉着李馨竹的裙摆兴奋道「听见了吗,我们要和血魔宗开战了!
师妹你不是一直想要除光这些魔道败类吗,机会来了哦!」「哦」李馨竹应了一声,低着头默然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宁珊珊没有注意到李馨竹此时的状态有些不对,继续道「师妹,那师姐先回去准备准备了,明天我们姐妹一起杀光他们!」说完,宁珊珊迫不及待了唤出飞剑,飞回去了。
回到丽水峰屋子的李馨竹趴在床上,闻着释零前辈留下的气息,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全感,想着明天又要接触到血魔宗的人,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天那三个血魔宗弟子满是狰狞带着淫笑的面孔。那丑陋带着男人浓厚体味的阳根。心中越想越是害怕,忍不住泪水开始断了线似的往下掉,终于的沉沉的睡了过去。释零前辈,馨竹好想你……
第四章大秦王朝
天水城中,释零漫步在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修士,还有街边不时传来的叫卖声,微微有些感慨。近亿万年了,如今的世界不知道变得怎么样了。
这时街边走过一队士兵服饰的修士,释零有些疑惑,修士怎么跑去当士兵了?
释零手一伸,随手抓住一个路过释零身边的修士,「你是谁?你想干嘛?」那突然被抓住的修士叫喊着,不过一回头,察觉到释零身上那深不可测气息,马上明白,定是一位修道前辈,尽管不知道具体修为如何,总之肯定比自己高出好几个境界就是了,否则也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压迫感。
明白过来的这个修士立刻对着释零一躬,恭敬道「呃,这位前辈,找在下何事啊?有什么要求您尽管吩咐」释零点点头道「嗯,本座问你,这天水城是什么地方?还有为什么会有修士穿着士兵的衣服?现在的修仙界还搞凡人王朝的一套了?」「这,前辈您是从未出过山吧?」释零眼睛一瞪道「不该问的别问,你只需回答便是了」这修士被释零眼神这么一瞪吓得腿软,差点站不住一屁股坐下去,赶紧连忙道「是是是,这天水城是我们大秦王朝所属的城池,城主是大秦王朝一等侯,而这些士兵都是大秦王朝的士兵」「这,大秦王朝又是什么来头?」这修士虽然非常奇怪,这前辈竟然连这修仙界人人皆知的事都不知道,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回答释零。
「说到这大秦王朝,这可有的说了,前辈不如我们去前面的酒楼,我慢慢和您说?」这修士一指前方不远处的一座酒楼道。
「嗯,也好」
释零点点头,他也正想多看看这世界的变化。
两人来到酒楼,只见那修士高喊「掌柜的,来一间上等的雅座,在把你们的招牌菜都上一份,再来两壶上等的好酒」「诶,好咧」一个小二应声道。
释零发现竟然连这小二都是修士!
释零随着这修士来到一处雅间,随着二人的坐下,释零道「你继续和我说吧」「是,这大秦王朝啊,不得不说说这大秦王朝的国主秦始皇皇甫辰陛下了,这秦始皇可真是个传奇般的人物,万年前,大秦王朝只不过是一个凡间小国,而皇甫辰也只是这凡间小国的国主。直到皇甫辰悟出了这世间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帝王大道,开辟了前所未有的一个运朝!」这时酒菜上来了,释零又惊讶的发现这些酒菜竟然都带着灵气,而且还不低!
这修士看出了释零的惊讶,解释道「这些菜,可都是灵药做成的,而这些肉介都出自妖兽身上,这灵药和妖兽的等级不同,这里面蕴含的灵气多少也不同,当然了价格也是天差地别。」「嗯,你继续说说这运朝」释零喝了口灵酒,夹起一块肉送进嘴里。
修士也喝了口酒,继续道「要说这运朝,那可厉害了,皇甫陛下可以利用这运朝汇集整国之力集于一身,据说在皇甫陛下还是炼气期的时候,曾得罪了一个门派,这门派便派人去杀陛下,先是炼气期,再是筑基期,后来连金丹期修士都派去了,可都被皇甫陛下杀了,最后这个门派的老祖亲自前去,才知道,陛下可以用运朝之力,直接能正面对抗金丹期修士!而这时皇甫陛下的实力以更进一步,连现在的元婴老祖都已是敌不过陛下了。」这修士赞叹一声,吃了一块灵兽肉又道「后来,有人发现凡是加入大秦王朝的修士,得到大秦王朝的气运庇护,修炼速度可以大幅度提高,一个一个散修都开始加入大秦王朝,而加入的修士越多,陛下实力越强盛,大秦王朝越发强大。
而此时那些修仙界顶级的门派就坐不住了,开始拼命打压大秦王朝,但是啊,因为以前是正魔两道双分天下,两家之间又是誓死不两立,而一但其中一个真的出力去对付大秦王朝,那另一个可就一家势大了,而此时大秦王朝又发出声名,不与正魔两道为敌,但谁要是与朕为敌,朕便帮助另一方。这下正魔两道又投鼠忌器,只好暗中打压,但这又如何阻挡的了大秦王朝的强势崛起,大秦王朝荤素不计,正魔两道的门派只要投靠,都给予爵位,入朝为官,享大秦气运加成。没过几千年,已是三分天下。到如今更是隐隐强过正魔两道了!」释零听着点点头。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